25年前杀两幼童案将再审 男子喊冤称曾遭狗咬逼供

 /佟晓宇

 ? 昔时发现男童浮尸的水库(王飞 供图)

 3月25日下战书,张玉环案署理状师接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通知,对张玉环居心杀人一案决议再审。深一度从江西高院立案一庭再次确认了上述新闻。

 被羁押25年后,张玉环仍不认罪。

 1993年10月,江西省南昌市进贤县张家村,两名失踪的男童被发现浮尸水库。两天后,村民张玉环警方锁定为嫌犯。履历两次一审审理,南昌市中院于2001年11月作出讯断,认定张玉环犯有心杀人罪,判处其死缓,后江西省高院裁定维持原判。

 转入牢狱后,张玉环仍坚决否认杀人,并称遭到刑讯逼供,所有认可杀人的供述都是假的。在申诉书里,张玉环控诉,办案职员用吊打、蹲桩、电击等手段欺压其承认杀人,甚至牵来狼狗疯狂撕咬。

 ? 张玉环眷属在老宅前合影,左1为其前妻,中央为81岁的张母

 两男童被抛尸水库

 代理张玉环案申诉的王飞律师第一次会见张玉环是在2017年3月21日,张玉环激动得手足无措:“终于有人来过问我的事情,终于有人了。10年前,见到辩护律师邓小斌时,张玉环也是云云激动,甚至痛哭起来,现在他已榨取许多。

 张玉环案发生在江西省南昌市进贤县张家村。1993年10月25日,两名男童遇害,遗体是从水库捞上来的。张家村系同姓宗族聚居的墟落,民俗淳朴,此前从未发生此类命案。一时闹得村中人心惶遽。

 村医张幼玲回忆,1993年10月24日那一天,村里6岁的张龙和4岁的张洋失踪了。第二天,两个孩子的尸体在离村子约两公里的下马塘水库里被人们发现,早祖先们的说法是“淹死了”。

 张幼玲心里起疑,两个孩子为何跑那么远,那里没有本村的农田,小孩的怙恃也不在周围。25日中午,张幼玲冒着毛毛雨,骑自行车赶已往。两个孩子的尸体被抬到后山上,正准备下葬。张幼玲掀开盖在尸体上的席子,看到孩子脖子上有显着的掐痕,两条勒痕沿着张龙嘴角延伸向两侧面颊。

 医生的职业敏感让张幼玲以为事情没这么简朴,他连忙主张报案:“不能就这么埋了,有可能是他杀。

 随后赶来的警员经视察确认,两名男童他杀。两天后,村民张玉环被警方锁定为嫌犯,并于1993年10月27日被收容审查,同年12月29日被正式逮捕。

 据进贤警方的破案陈诉:警方注重到张玉环,是由于在走访相识案情时,张玉环神情主要,一直的两手搓擦。此外,其左手背部尚有几条条状带血伤痕。警方询问时,他言辞推诿,支支唔唔。

 张玉环是张幼玲的同族弟弟。把他送进班房,是他未曾预料也不想看到的一幕。随着案件推进,张玉环被以”有意杀人“的罪名诉至法院。

 据南昌市中院第一次一审的判决书,公诉机关指控:1993年10月24日,上午11时许,被告人张玉环见本村张龙(男,六岁)、张洋(男,四岁)俩兄弟在自己窗前扒土,便朝张龙打了两巴掌,并骂了他,张龙被打后,反手朝张玉环手部抓去,将张玉环左手背部和食指根部抓破流血,张玉环心中生气,便将张龙拉至其兄弟的房间内,对张龙举行殴打,尔后用麻绳套住张(张龙)的颈,将其勒死。

 以后张玉环走出房间,又见张洋还在自己屋前玩,怕杀死张龙的事情败事,又起杀戮张洋灭口之意,于是将张洋拉至其兄的房间,用手卡住张洋的颈部,将其卡死。当天晚上,张玉环趁无人之机,用麻袋装两具尸体,将其抛入进贤县下马塘水库。

 经法医判断:死者张龙、张洋均为死后抛尸入水,死者张龙系绳套勒致下颏压迫颈前窒息殒命;死者张洋系扼压颈部窒息死亡。死亡的时间是10月24日上午11点半。

 1995年1月26日,南昌市中院作出一审讯决:张玉环犯故意杀人罪,判处其死刑、脱期二年执行。同年3月30日,江西省高院以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为由裁定作废原判、发回重审。时隔六年,2001年7月,南昌市中院第二次一审后宣判,仍然判处张玉环死缓。2001年11月,江西省高院作出裁定,维持原判。

 张玉环被抓时,大儿子四岁,小儿子三岁。一时间,母子三人在村中几无容身之地”今天到我爸爸家里吃一顿,过几天又到哥哥家里吃一顿” 宋小女说。不能呆在张家村,两个丧子的父亲看到,要打人,“见到我们就要打,婆婆说你不要回来了”。

 除了张玉环的家人,大部门村里人都默认了凶手是张玉环。在这个不曾出过什么大事的小乡村里,每小我私人都以为,公安把谁抓走谁就是凶手。即即是见多识广的张幼玲,也曾一度信托就是他干的。

 但其时村长张佩玲记得,公安来破案的时间,找张玉环问话。那天问完话各人一起用饭,“张玉环吃了两大碗饭,吃的很香,一点没有杀人的迹象”。

 ? 张玉环被指控在自己家杀死两名男童

 认罪疑因刑讯逼供

 张玉环认过罪,但他厥后翻供了。

 案卷质料显示,张玉环被收审后,有两份笔录承认杀人事实。笔录的时间是1993年11月3日、1993年11月4日。进贤警方在破案陈述中称,张玉环招供系警方“耐心详尽的执法宣传教育和强盛的政策攻心和头脑作用”的效果。

 然而,两份成为张玉环治罪主要证据的有罪供述,在犯罪时间、所在,以及作案细节上却不能相互印证,存在诸多矛盾。

 首先,两次有罪供述中的作案地址纷歧致。张玉环第一次供述是在村北边张建华的菜园旁,第二次则称在哥哥张民强房间内(注:三间房中间为客厅,北边为张民强的房间,南方是张玉环的房间)。对作案顺序的供述亦有转变,第一次供述中,张玉环称先用棍子打,然后用绳子勒。而在11月4日的第二次有罪供述中,张称用绳子勒后殴打,顺序发生变化。

 南昌第一次一审时,张玉环在法庭上辩称自己冤枉,是遭公安人员逼打才招认的。重审时,张玉环坚持喊冤,称前两次有罪供述是假的,是凭证村里人对案情的议论编造出来的。而第一次一审的判决书中,法院认为,张玉环辩称冤枉,纯系推卸责任,不予接纳。

 南昌当地律师邓小斌是张玉环第二次一审的辩护人,他还记得10年前会见张玉环时的场景。张玉环微低着头,眼神躲闪,怯生生的不敢直视他。邓小斌觉得很希奇,“很少有人像他这样”。邓小斌问话温顺、仔细,张玉环徐徐放下警备,“情绪一下子像洪水一样倾注而出,在我眼前突然就痛哭起来,说自己真的什么都没做。”

 张玉环告诉邓小斌,他遭到办案人员刑讯逼供。邓小斌追问:怎样刑讯逼供?张玉环再次哭起来。

 “他说的好惨:办案人员把他抓来了以后,让他招供犯罪内容,不说的话就放狼狗咬他,要他怎么说就得怎么说,说好了看都不能看,马上签字,”邓小斌回忆,张玉环边哭边撩起衣角,让邓小斌看伤口,“他的手上还有肚子上,都有被狗咬的那种伤疤。”

 在通过律师提交给江西省高院的刑事申诉书里,张玉环控诉:公安办案人员二十四小时不中止地审讯张玉环,若是不按办案人员意图招供便拳打脚踢,并随时吊打、蹲桩、用电击枪击打等,强逼张玉环承认杀人,编造杀人历程,时代三次昏厥,然后被办案人员弄醒。为了逼取口供,办案人员还多次威胁抓捕其家人,而且把张玉环的妻子宋小女带至办案场所戴手铐,故意让其看,甚至牵来两只狼狗疯狂撕咬张玉环。

 ? 申诉代理律师王飞(右一)回访案发现场

 了案前羁押长达八年

 在王飞看来,除张玉环疑似遭到刑讯逼供,此案还有诸多疑点,且多处法式违法。

 原审判决称,张玉环左食指和右中指的掌指枢纽背侧的伤痕手抓可形成,与张玉环供述其左手手背被被害人张龙抓出了血的供述吻合。由此,张玉环手上的抓伤,成为认定其有罪的主要证据。

 另据案卷资料,那时警方提供的主要证物还包罗:抛尸现场提取的带有补丁的麻袋,以及在张玉环家搜出的一根嵌有红头绳的麻绳。

 警方。从张玉环1993年10月24日案发当天穿的一件事情服提取到黄麻纤维,认定纤维来自抛尸地点找到的麻袋。

 而在法庭上,张玉环否认麻袋是自己家的,麻绳虽然是自己家的,但他否认是作案工具。

 王飞剖析,除张玉环的有罪供述,此案客观证据不足,不具备唯一性、排他性,证据也存在重大疑问。这些证据,也都是围绕张玉环的有罪供述收罗”在孩子失事的那天,张玉环正在干农活,往家里挑稻秸,他手上的伤痕,很可能是被庄稼或农具弄伤。”

 王飞认为,当时家家户户都在使用类似的麻袋,上面都有可能提取到黄麻纤维,很难判定张玉环身上提取到的黄麻纤维就是来自抛尸现场的麻袋。而用于勒住张洋的麻绳上也没有指纹、血迹等证实它是张玉环作案的工具。

 王飞认为,通常虚伪的故事,总会透着荒唐。警方认定的犯罪地点,是张玉环哥哥的屋子,家门前就是条路,房子没有院子,没有围墙。房间有两个窗户,窗户对着村路,窗户既没有玻璃,也没有窗帘。“正值中午,在这样的地方杀人,我觉得很不行思议”。

 另外,警方认定的抛尸时间为10月24日晚,因为孩子失踪,当时全村人都在找,“这样的条件下,我觉得着实没有这个时间和时机”。据案卷资料,张玉环杀人抛尸地点经历了哥哥的房间,晒谷场和水库。“中午11点把孩子杀了,后放在哥哥的房间,到晚上把孩子拉到晒谷场,然后再找机缘抛到水塘,这其中许多诠释不通的地方”。

 被忽视的还包括张家村一名女童的证言。她称,24日中午12点多,她望见张龙和张洋,朝后来被发现抛尸的水库偏向走。而判决认定张玉环的作案时间是上午11时许。“这条证言直接被忽视掉,检方没有作为证据,”王飞指出。

 王飞亦指出,此案诉讼程序严重超期,审前羁押长达八年。张玉环于1993年10月27日被羁押,但直到2001年11月28日才被终审宣判,期间长达八年多。

 ? 受害者家也搬离了村庄

 妻已再醮坚信丈夫清白

 张玉环入狱后,家也散了。

 妻子宋小女还记得,村里人说张龙和张洋不见了,三家相距不外百米,两个孩子她都熟悉,她跟张玉环一起去找。最后孩子被村民找到,在下马塘水库,“漂起来了”。大师都跑去看,张玉环也去了。张玉环回来跟宋小女形貌,“他说很吓人,我连忙止住,别说,畏惧”。

 警方介入后不久,张玉环被带走问话。人人都默认了人是张玉环杀的,即便不相信,宋小女仍觉得心里没有着落,第二天起,张玉环再也没有回来。

 近25年里,宋小女共见过张玉环三次。

 起初,在案发后不久,宋小女天天跑看守所。“不知道走了几多次,就是不让进,看不到。”

 她不识字,帮不了张玉环什么,就想听张玉环说真话。第一次在看守所见到他时,她厉声诘责:“张玉环你做(指:杀人)了没有。”张玉环望着她说:“我没有,他们打我,不让我睡觉,放狗咬我,我不会做。”

 后来,宋小女带着两个孩子生涯,熬了七年后,她改嫁了。

 2014年,宋小女得了宫颈癌。“我知道,得了癌我就活不了了,我也不想活,但有个担子就是卸不下——张玉环”。现在的丈夫劝她去开刀,对她说:“你去看看张玉环,看他让你活照旧让你死。”

 宋小女去了监狱,见到了张玉环。张玉环一泛起,“我哭的要死,他见我瘦的好厉害,也心痛最先哭。我说:你跟我说实话,我没有时间了。张玉环始终一句话:不是我,我没做,你相信我。”

 同样的话,张玉环还对狱友张明说过。

 张明在看守所曾跟张玉环关在统一个监室。“他天天就是在内里叫冤,绝食不吃饭,还会打架。”张明对张幼玲回忆,同监室的人体会到张玉环被指控杀死两个小孩,给他取了个外号叫“花生米”,因为花生形似子弹,还说他:“你一定挨子弹”。张玉环就冲上去跟那些人打架,他喊着:“不能这么叫我,我是冤枉的。”

 两次一审宣判后,张玉环均提出上诉。2001年11月28日,江西省高院作出终审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律师王飞指出,江西省高院第二次审理张玉环案时,张玉环没有辩护律师,法院也没有为其指定律师,这一情形严重违反法定程序。

 张明出狱后,找到张幼玲告诉他:“张玉环蛮受苦,在牢里叫冤,自杀什么都做过,他真的有可能是冤枉啊。”

 张幼玲很忸怩,张玉环的遭遇成了他心里的一根刺:“如果我晚到5分钟,小孩已经埋了,也就没人发现他们是被他杀的,之后也不可能会抓张玉环。这事都是因我而起,我好想把这个事搞清晰。是他做的,罪有应得,不是他做的,一定要找到真凶。”

 之后,张幼玲开始联系律师资助张玉环申诉。张玉环的哥哥、弟弟、前妻、儿子,都在为其申冤。

 王飞律师坦言,家人能给张玉环提供的扶助很是有限。张玉环在里面喊冤,也一直得不到重视。他写了很多信,2008年曾给最高检写信,当时最高检还专门下函转给江西高院,此后再无下文。直到克日,江西高院作出立案复查的决定。

 虽然没有代理张玉环案的申诉,邓小斌律师还在关注着此事:“希望给他信心,要坚持,不要觉得这个天下把他扬弃了。”

 当年被警方认定为犯罪地的张家房子,如今已经破烂不堪,地面零星堆着杂物,墙面斑驳。和张家的房子紧挨着的是两个遇害男童的家,三座房子都空落落的,长满了杂草。

 张玉环母亲如今独自一人生活。家族称,老太太今年81岁,坚信儿子是无辜的,期望能等到他清白归来的那一天。(文中张龙,张洋,张明均为假名)



分享到:

    猜你喜欢

    【图】林芊妤厕所野战被录音 不雅行为疯传网络

    2019-05-08 @ 娱乐新闻

    林芊妤厕所野战被录音 明星网讯近日,香港女星与男友厕所演出热情戏码的音讯被传得沸沸扬扬,日前,两人热情的录音疯传网络,对此林芊妤也在微博上供认“有所涣散&

    【图】李小冉老公是谁 李小冉老公的照片被爆光

    2019-05-08 @ 娱乐新闻

    李小冉和老公8月8日在比利时结婚,李小冉婚礼现场高清组图欣赏,那么李小冉的老公是谁?李小冉和老公是怎样看法的?上面和小编一块来熟习下李小冉老公徐佳宁团体材料吧: 李小

    【图】刘亦菲真实身高多少 刘亦菲神秘男友是谁 刘亦菲复杂家庭背景

    2019-05-08 @ 娱乐新闻

    刘亦菲《高兴大本营》现场照明星网讯从图中可以看出刘亦菲比何炅高一点点,并且刘亦菲并没有穿高跟鞋。何教师公认身高170-172cm,就算刘亦菲穿有内增高,她的真实身高与应该和何教

    【图】林俊杰与大胸嫩妹秘密约饭 被狗仔跟拍导致关系破裂

    2019-05-08 @ 娱乐新闻

    女大先生明星网讯据香港媒体报道,媒体前天下午接获爆料,指“金曲歌王”林豪杰(JJ)与助理有感情纠葛,单方正在内湖某餐厅会谈。记者赶至现场后,果真见JJ与1位上围饱满的嫩妹同桌,

    【图】网传冬日那成刘翔经纪人 爆料人:开玩笑说的

    2019-05-08 @ 娱乐新闻

    刘翔冬日娜明星网讯中国台湾网报道称,在刘翔发布离婚信息之后,乐正传媒研发与征询总监彭侃在冤家圈发布信息称,目前冬日那已成为刘翔的经纪人,正在与他们洽谈综艺节目。但当媒体就此事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