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魔共寝txt下载,期待爱歌词,渣打银行

  • 时间:
  • 浏览:175次
  • 来源:奇乐网

 离飞机起飞还有1小时5分钟。

 王国华坐在广州白云机场的候机室里,攥着一张飞往武汉的登机牌,紧盯着对面的航班显示屏。飞机预定的起飞时间为11点45分,因为台风“山竹”的到来,12点以后的航班全部取消,铁路运输也瘫痪了。

 他低头看了看脚旁的白色箱子,心提到了嗓子眼。那是一个25公斤重的保温箱,里面装着几包碎冰块,一个铁桶,一颗鲜活的、暂时停止跳动的心脏。

 王国华是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协和医院(下称“武汉协和”)心血管外科的医生。他的任务是在6小时内,把这颗心脏从广州带回武汉协和,之后由其他医生移植给一名扩张型心肌病患者。

 近5年来,武汉协和心血管外科做了421例心脏移植手术,王国华和同事们也从南至海口、北至哈尔滨的全国各地取回了421颗心脏。

 每次“取心”的标配是主刀医生、助手、体外循环灌注师,共3人。他们会带上3个装有手术器械、冰块、停跳液泵的大箱子,每个都超过20公斤。

 武汉协和这支特殊的团队共有6名主刀医生,全部为男性,年龄都在40岁左右。由于心脏的最佳冷缺血时间(从冷保存至移植后开始供血的时间)不能超过6小时,医生们必须与时间赛跑。

 他们被称作。“护心跑男”。

   取心 从取心手术开始,医生们需要的就是速度。

 董念国是武汉,协和心血管外科主任,也是“护心跑男”的直属领导。多年前,为了提高取心速度,董念国在实验室用狗做了将近20次动物。实验。动作娴熟后,他最快能在6分钟内取下一颗心脏。

 无论捐赠者在哪个城市的哪家医院,取心手术一般会在早上8点前进行——那时,医院的正常手术尚未开始。

 术前,主刀医生、助手和体外循环灌注师先要围在捐赠者身旁,鞠躬、低头默哀一分钟。

 进行准备工作时,助手会倒出保温箱里的冰块,用锤子把它们锤成细碎的小方块。体外循环灌注师蹲在手术床头,调试循环设备。

 准备好后,主刀医生上场,开胸、打停跳液、取出心脏、注入心肌保护液,把心脏和心肌保护液用袋子密封起来,放入事先准备好的小铁桶里,再把小铁桶装入盛满碎冰块的保温箱中。

 2018年9月16日上午,主刀医生王国华从供体中取出了一颗健康的心脏,圆锥形,鲜红色,像一颗饱满的桃子。离开供体前,它每分每秒都在有节律地搏动,一分钟至少60次;每一天,它会向身体的各个部位输送超过6000升血液。

 助手用手机给心脏拍了个小视频。原本鲜活的心脏在无菌冰块的包裹下,变得冰冷而松弛。

 理想状态下,从进手术室、开展手术到封存好心脏,通常可以在40分钟内完成。但意外经常发生,现实中,完成取心手术的平均时间约为一小时。

  正在进行心脏移植手术的医生们。受访者供图 2015年10月,团队主刀医生陈澍去广州取心。进手术室前,他突然被告知供体家属要先做一些仪式,获取时间要延后。陈澍只好改签了后一趟航班,时间推迟了近两小时。

 2018年12月30日,团队成员陈思前往广州取心。准备手术时,医院的器官协调员说家属有点反悔,不太愿意捐心肺,正在协调。直到45分钟后,家属才同意。

 陈思用了1小时完成手术,心脏被顺利取出。“冠脉很好,形态正常”,陈思对这颗心很满意。

 运气不好时,医生们取不到心脏,会彻底跑空。有时是因为家属反悔,不愿捐献;有时是因为供心不合格,。

 一次,陈澍去深圳取心,给供体开胸后“看傻了”。供心的冠脉比冠心病病人还要。僵硬,上面弥漫着硬化了的斑块,像是被铁锁捆住了。陈澍当即向董念国汇报,心脏太差了,完全不能用。那是他唯一一次拒绝取心,连心脏停跳液都没打。

 “在一些欧美国家,供心获取之前,医院会给供体做非常详细的检查,包括CT,、磁共振等。获取的医生到了,看结果就行。我们基本上是‘盲’的,只知道供体目前的血压、心律以及整个病史,有没有用升压药,用了多少。”陈澍说,开胸前,供心究竟什么样,取心团队并不知道。

 因为没有标准的供心评估体系,对供心的评估只能依靠医生个人经验,所以董念国只会派“信得过”的医生去主刀取心。他还制定了严格的考核标准,一名连续出现失误的医生,再也没被派去取心。

   说走就走 在董念国看来,能够成为“护心跑男”的医生,都是身强力壮的精英。

 团队的6名心血管外科主刀医生,职称均为主治医师或教授,年龄多在40岁左右。跟着主刀取心的助手都是科室内较为年轻的医生,体外循环灌注师也基本都是学心脏外科专业的。

 39岁的主刀医生王国华,毕业于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读本科时,他对心脏外科的了解只限于《外科学》课本上的一章内容。保研后,王国华听说武汉协和的心脏外科很有名,没多想便选了这个科室,“后来才知道,原来这么辛苦”。

 “取心对他们来说,其实是一份额外的工作。”董念国说,这些医生是科室的主力,每周都有三四天要做其他手术、一两天出门诊,好不容易有了休息时间,又要随时待命,一旦有了取心任务,必须说走就走。每次取心,他们都要求自己“跑得更快”。

 陈澍记得,有同事去取心时,高铁票很紧张,好不容易才买上了三张一等座的票。但那天,手术结束得比较快,他们提前到了高铁站,发现上一趟途经武汉的高铁还没走,换乘的话能节省15分钟。一行三人便拖着三个20多公斤重的大箱子,匆匆忙忙过安检、上车、补票,在过道上站了4个多小时。

   护心跑男们每次“取心”要携带的三个大箱子。受访者供图 从医近10年,王国华至少参与取心100次。每一颗被取出的供心都不一样:有的肥厚,有的纤瘦;一。些跳得快,一些跳得慢。它们的主人中,有煤气中毒的孩子,有走在路上骤然倒地的中年人,也有出车祸的年轻姑娘。

 手机航线图也记录下了王国华的取心轨迹:最近三年,他飞行了177次,总计16万公里,去得最多的是广州、北京和杭州。

 刚刚过去的2018年,王国华取心30次,平均每10天一次。让他印象最深的还是“山竹”来的,那次。“很害怕航班取消,回不了武汉,幸运的是飞机还是正常起飞了。” 有幸运,也有不幸。尤其是取心手术的过程,哪怕一丝分神、最轻微的失误,也可能导致整个移植手术彻底失败。

 2015年春节前,团队主刀医生陈澍到广州取心时,天气预报显示武汉在下大雪。他从头天晚上就开始担心回程时间无法保证,整夜都没怎么睡。

 手术开始后,陈澍依旧心神不宁,老想着天气的事。给心脏主动脉灌注停跳液时,手速比平时快了一点。这导致供心的主动脉根部出现了夹层,而夹层一旦破裂,会导致作为受体的病人急性死亡。

 这颗供心废了。

 陈澍很自责,不停地在微信上向同事道歉。他忍不住想,那位患者当时都已经做好了麻醉、消毒,家属也都在手术室外等着,最后是这样的结果,他们会有多失落!

 消沉了几天,陈澍又接到了取心任务,还是为同一个病人。这一次,他小心翼翼,顺利给患者“还”了一颗心脏,终于松了一口气。

   和时间赛跑 作为取心团队的灵魂人物,董念国在同济医学院上大学时的研究方向就是心肌保护。简单说,就是如何更好地保护已停跳的心脏,让它不受损伤。

 董念国说,心脏脱离人体、用停跳液和冰块保存,到移植后供血开始的时间被称为“冷缺血时间”。根据国际标准,心脏的最佳冷缺血时间为4小时,冷缺血时间4-6小时的供心都可使用。

 工作后,董念国和同事们研发了一种能提高心脏的保存时间的停跳液。经过数年的临床试验、跟踪评测,他们发现供心的冷缺血时间可以被提高到6-8小时。

 10年前,44岁的董念国开始担任武汉协和心血管外科主任。当时,中国每年约有80万心衰病人等待心脏移植,但成功进行手术的只有100人左右。。

 为了把医院的心脏移植带起来,他带着几名资深的医生,组建了专门的取心团队,自己也是“护心跑男”的一员。摆在他们面前的第一个难题是:如何在最佳冷缺血时间内把心脏运回医院?

 当年高铁尚未覆盖全国,他们只能自己开车,去各个省内城市,或是到邻近的湖南、江西、河南取心。后来有了高铁,医生们多了一种选择,可还是太慢。以广州到武汉为例,平均时长4小时左右,加上花在去火车站、医院的时间,供心的冷缺血时间很可能超过7小时。

 相较于公路、铁路,飞机虽然快,但更易受到天气等不可抗因素的影响,延误、取消的几率也高出很多。许多时候,,“护心跑男”们不得不在几种交通工具之间纠结、权衡、对赌。

 2018年12月30日上午,医生陈思从广州的医院里取到那颗令人满意的心脏后,收到了航空公司的消息。原本,他计划乘坐10点的航班回武汉,12点落地。但天降大雪,航班推迟到了12点半。

 还没走出医院,陈思和同事们便开始查询铁路信息,结果所有的高铁票都卖光了。

 一番盘算后,3名医生出了医院直奔广州南站。他们决定走绿色通道,让工作人员安排最快的高铁,先上车再补票。

 广州南站站长带上拖着保温箱的陈思等人在各个检票口来回跑,看哪班列车检票最快。上午11点11分,他们终于赶上了途经武汉的G1006次列车。上车后,陈思没空休息,不断和武汉协和的同事们分享实时位置。“因为下雪,高铁明显没有平时跑得快,尤其是过了长沙以后,开得更慢了。”  2018年9月16日,王国华拖着器官保温箱,准备登机。受访者供图 按照高铁列车时刻表,G1006本应在下午3点左右到达武汉。但那一次,陈思等人到达武汉时已是下午5点,供心的冷缺血时间超过了9小时。想到从高铁站赶回医院还要一个多小时,陈思放弃了。手术室里,已经做好麻醉的患者,又被推回了病房。

 “后来我想,要是坐那班12点半的飞机,说不定还能赶上。”陈思本想着那是2018年的最后一颗心,一定要画上一个完美的句号。变成现在的结果,他的心里有些遗憾。

 好在两天后,之前。的那名患者又等到了一颗供心,手术顺利。

 偶尔也有“奇迹”出现。2015年,取心团队在广州取心,由于飞机延误,到武汉时,供心冷缺血时间已超过8小时。等在手术室里的,是一位患有心肌病的中年男子,生命垂危,不能再等。董念国和患者家属沟通后,决定一试。

 尽管心脏在患者体内复跳时,冷缺血时间已达到10小时,但它与新主人奇迹般地和谐相处,患者活了下来。

 董念国说,这是他用过的冷缺血时间最长的供心。

   绿色生命通道 2015年10月,陈澍去广州取心的那次差点误了飞机。从手术台上下来,他火急火燎地拨打了航空公司的热线电话,想试试看对方能否帮忙通融。接线员很热情,帮陈澍联系了地勤。

 到机场时,航空公司的人带着他们迅速通过安检,还把他们送到登机口,全程只花了十几分钟。心脏移植手术时,供心的冷缺血时间还不到5小时。

 陈澍很激动,发了一条朋友圈,感谢航空公司的帮助。航空公司也派了一名内部记者来采访,陈澍提出,如果每次都能走这个流程,取心会更加方便。

 后来,取心团队真的和航空公司形成合作,共建了一个微信群。一有供心获取的消息,,医生们就会发在群里,航空公司提前做好准备。医生到机场时,只要带上医院的介绍信,就有专人全程陪同。

 2016年,取心团队与航空公司的合作获得了制度性保障。当年5月,国家卫计委、交通运输部、中国红十字会总会等6部门联合印发了《关于建立人体捐献器官转运绿色通道的通知》,要求民航部门、铁路部门、交通运输部门等都要为运送人体捐献器官的人员提供便利,帮助他们优先出行。

  2016年3月,通过机场绿色通道后,王国华与航空公司工作人员合影。受访者供图 如今,“护心跑男”们的首选是速度最快的飞机。每一次,航空公司的地勤都会帮忙协调,有时,飞机还会在停机坪上专门等候取心的医生。

 到达武汉后,遇上道路拥堵的情况,交警会帮医生们开路,广播电台也会不断呼吁车辆让行,保证生命通道的顺畅。

 “我们都很感动,都是生命的力量。”陈澍算了算,从杭州取心回武汉,最快的一。次全程只用了4小时,基本达到了国外用直升飞机转运的水平。

 生命的延续 在武汉协和,等待心,脏移植的病人永远排着长龙,能不能等到匹配的供心全靠运气。

 病情紧急的,住院等;情况好点的,回家等。有的人只等两三天,有的人等了两三年。最难等的是O型血患者,因为O型的供体几乎能和所有血型匹配,但O型受体只能接受O型的供心。

 董念国记得,就在不久前,因为没等到供心,科室里同一天有两位患者离世。“归根结底,还是供心数量太少。” 捐献器官有三个标准,一是脑死亡,二是心死亡,三是心脑死亡。“心脏移植只能使用脑死亡的供体,这个比例在所有捐献者中大概只占10%到15%。”董念国说,这是供心数量少的主要原因。

 另一方面,国外器官捐献者的家属可以获得经济补偿,但中国只有志愿捐献器官一条途径。“而且有的家属愿意捐别的器官,但不愿意捐心肺,因为怕被别人说没心没肺。”董念国说。

 作为心血管外科医生,“护心跑男”们每天与死神搏斗,见惯了生离死别,心里那根敏感的神经有时还是会被病人或家属牵动。

 陈澍第一次参与取心是2015年“五一”期间,当时他只是一名助手,跟着主刀医生吴龙去了广州。

 到现在他还记得,那位器官捐赠者是一名18岁的女孩,刚上大学,长得很漂亮,骑自行车时不慎跌落,导致脑死亡。做手术时,陈澍心里很不舒服,刻意偏过头去,不敢看女孩的脸。

 直到心脏移植手术完成,陈澍看到女孩的心脏在另一个生命体内重新跳动了起来,他才释怀。“我不是在剥夺那个女孩的生命,而是把她的器官带给了另一个人,让她以这种形式继续活下去。”   2016年2月,王国华“完成取心”任务后,等到受体心脏顺利复跳,才离开手术室。受访者供图 一次,团队医生刘隽炜在外地某医院取心后,刚从手术室走出来便被人围住了,“这是不是那个谁的器官?” 刘隽炜突然意识到,这些人是器官捐赠者的家属。依据双盲原则,器官捐赠者和受赠者互不知晓对方的信息,但一些捐赠者的家属难免想知道亲人器官的去向,碰到取心的医生,忍不住围过来。

 刘。隽炜不敢回答,低着头,拖着保温箱往电梯走。家属追了上来,重复地问着那句话。刘隽炜加快了,脚步,钻进电梯。

 电梯门合上的一刻,刘隽炜本以为自己会松口气,但家属的哭声从门缝里传了进来,他的心一下被揪住了。“当了这么多年医生,碰到这种事还是不好受。” 2018年10月,一位特殊的客人来到了武汉协和心血管外科。他叫天佑,今年4岁,来自湖北枣阳。

 2015年12月22日,3个月的天佑在武汉协和接受了心脏移植手术,成为亚洲最小的“换心人”。三年过去了,天佑身体强壮,外向活泼,逢人就笑。见到熟悉的医生、护士,还会甜甜地喊上一声“伯伯好”“阿姨好”。

 董念国为天佑做了复查。他从胸片里看到了一颗鸡蛋大小的心脏,与天佑的胸腔完美贴合。心电图显示,这颗心脏正在有力地跳动着,一切正常。

 新京报记者周小琪



分享到:

    猜你喜欢

    【图】宋茜素颜照片 宋茜仙剑5定妆照

    2019-04-21 @ 娱乐新闻

     宋茜虽然出生在青岛,但是却不断都在韩国开展,目前是韩国团队Fx的队长,宋茜无论是在中国还是在韩国人气都相当的高,上面我们就一同来看看宋茜素颜照片宋茜仙剑5定妆照&n

    【图】宾俊杰双眼皮是假的吗 宾俊杰身高多少

    2019-04-21 @ 娱乐新闻

     2013年宾豪杰由于参与中国最强音开端走红的,在节目中宾豪杰虽然并不是最出色的一个,但是却是最帅的一个,不过成名之后的宾豪杰备受质疑,比方说宾豪杰的真实身高究竟是多

    【图】央视女主播李小萌否认被调查 发微博辟谣

    2019-04-21 @ 娱乐新闻

    央视女主播李小萌否认被调查发微博积极造谣欧阳夏丹(材料图)明星网8月8日资讯,周永康案越演越烈,不少相关人士都卷入其中,正在承受调查。近日有人爆料称,央视女主播李小萌、欧阳夏丹

    【图】赵本山人气居高不下 罕见旧照获网友点赞

    2019-04-21 @ 娱乐新闻

    赵本山旧照赵本山旧照明星网讯 赵本山的悲剧小品家喻户晓、蜚声海内,曾延续十五年取得地方电视台春节晚会一等奖,被誉为“悲剧之王”、“小品王”、“西方卓别林”等称号,近日

    【图】钟丽缇服避孕药患瘤 女神私生活首揭秘

    2019-04-21 @ 娱乐新闻

    钟丽缇为小女儿庆生钟丽缇卖萌明星网讯钟丽缇虽然曾经是三个孩子的妈,但是她的身体照旧火辣,近日,钟丽缇做客《安康007》节目自曝生活秘事,引有数网友围观。7月31日报道近日,辣妈